在上拍前夜便由湖南省博物馆及中国藏家集体私

2019-11-08 作者:发展历程   |   浏览(166)

图片 1

历史的原因,中国19世纪末期、20世纪初期曾有大量高古铜器被盗劫、掠夺、贩卖到海外市场,而今这些不知道经过了多少人之手的珍品,每季都会有不少被公开拍卖。在中国内地,高古铜器一直是国家文物法规重点保护的对象,只有1949年以前出土且有着明确收藏传承记录的传世青铜器才能交易。长期以来,国家文物保护部门为了切断内地与海外市场相连的非法买卖高古铜器现象,坚决严厉打击盗墓、走私。

皿天全方罍

1949年以后,内地先后经历了多次重大的变革,民间私人收藏品大量流散,几经风雨,现如今尚留在私人收藏者手中的青铜器可以说凤毛麟角。高古铜器的拍卖、收藏交易主要集中在纽约、伦敦等海外市场,交易对象绝大多数是早年流失海外的器物。内地市场偶尔有海外回流高古铜器上拍,但是数量少,成交的价格也很不稳定,在艺术品拍卖市场上影响面极小,并不具参考价值。但需要注意的是,据经常往返于纽约、伦敦等海外市场的古玩经纪人、收藏者介绍,即便在海外,高古铜器向来也都是在台面下交易,特别是一些上三代的青铜器精品,被送往拍场上拍卖的仅仅是为数甚少的一小部分。

3月18,纽约苏富比上拍一件估价不菲的青铜艺术品青铜鸮首提梁壶。据考证,这件青铜器的铸造年代为东周早期的公元前八到七世纪,目前估价400万到600万美元。然而,这件被寄予厚望的铜壶却仅以略高于最低估价的2900万人民币落槌。最终因未能达到卖家预期而流拍。

内地政策、法规限制青铜器的拍卖、交易,无形中也影响到了对青铜器的收藏、保护、修复以及鉴定的研究,特别是对于传世青铜器的鉴定评估更是缺失,因此内地收藏者对青铜器的兴趣不大。

而另一件备受关注的由纽约佳士得计划3月20日上拍的皿天全方罍,在上拍前夜便由湖南省博物馆及中国藏家集体私洽购得,将转赠湖南省博物馆。今年第一季春拍,市场上便有几件青铜重器重现江湖,同时,保利和嘉德的香港春拍也将有估价不菲的青铜器上拍。这些是否预示着青铜器收藏市场将在国内市场再度升温?

然而,青铜器是中国最重要的一类古代文物,尽管我们应该全民支持国家保护文物的法律法规,不参与、不买卖,打击盗墓、走私。但是,对于海外市场每季都上拍的青铜器,以及其高昂的成交价格,我们还是有必要了解的。

国之重器为何长期遇冷?

近十年来纽约、伦敦、巴黎等海外市场以及香港、澳门和内地市场拍卖成交过的部分高古铜器,我们可以从这一小部分拍品出发,一窥那些因各种原因流落异国他乡的青铜之珍。

尽管,自有海外中国文物的拍卖以来,青铜器就是最受行家重视的品类之一,但多年来,国内的青铜器市场一直不温不火。虽然长期存在民间私人交易,但目前,青铜器的市场价格却并没有像明清官窑瓷器、近现代书画这样不断被人热炒。

若从青铜器的时代来看,商、周时期制品大约占到了总量的六成以上,平均成交价居首位,其次是战国、秦汉制品,汉代以后的多为铜镜、雕像等小件品,平均成交价不高,无法与商、周器相提并论。若从上拍青铜器的类别来看,高价成交品多数为食器、酒器、水器以及乐器,如鼎、鬲、簠、豆,爵、斝、觚、尊、卣、盉、罍、壶,盘、匜、盂、鉴,铙、鼓,等等;兵器、车马器、日用工具、杂器等数量不多,且价格不高。

除去制假泛滥和文物法规的管制外,有业内专家认为,青铜器长期被市场忽视的主要原因与国人对古代艺术品的认识不足和海外的市场操纵有关。

图片 2

上海青铜器收藏家冯毅认为,国内的收藏界还没有认识到青铜器的艺术价值。特别是做投资收藏的人,对青铜器几乎没有认识。因为,青铜器不会像明清官窑、名人字画一样被炒作,也没能在短期内迅速增值。他说。

“皿天全”铜方彝盖

冯毅对此深有感触,中国目前的大多数收藏投资者对中国艺术史不了解,对艺术品等级的不了解,造成了审美判断的错误。艺术品的起码条件是工艺雅致与文化品位。这一点,正是青铜器所具备的。

9月17日,“朱利思·艾伯哈特收藏重要中国古代青铜礼器”专场在美国纽约苏富比开拍,这场青铜器专场被视为2007年以来较为重要的一批青铜器,预计成交额超过500万美元,最终总成交额高达1678.6万美元。在国际市场上,被视为国之重器的青铜器备受关注,在拍卖场上频现高价。然而,相比动辄上千万元的明清时期艺术品而言,青铜器价格远被低估,而青铜器的藏家数量远低于瓷器和书画的藏家,尚未形成大的气候。

实际上,自2001年皿天全方罍第一次在纽约佳士得拍出高价后,曾经触带动过国内青铜器市场。但那时候的中国艺术品市场尚处于初级阶段,青铜器收藏并未引起国内市场的重视和关注。直到2006年,中国艺术品市场出现第一波大行情爆发的时候,香港和内地才有多件青铜器拍出了前所未有的高价。在当年的中国铜器成交前十名中,青铜器占了6件,且成交价格大幅提升。

图片 3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有:上海崇源拍卖的西周周宜壶以2640万元人民币的高价拍出;澳门崇源拍卖首拍的青铜器商代晚期的鸮卣以862.5万港币拍出,随后,该公司秋拍中的错金银云纹鼎以517.5万港币拍出。

朱利思·艾伯哈特收藏重要中国古代青铜礼器专场作品图

尽管,高古青铜器的价格在持续走高,但仍然没有明清御制铜器的价格涨幅惊人。加之2007年以后,国际青铜器流通量不足造成上拍数量大幅减少,高古铜器开始让位明清铜器。

国之重器再成海外拍场关注焦点

而自去年,纽约苏富比秋拍的朱利思.艾伯哈特收藏重要中国古代青铜礼器专场创造白手套佳绩以来,今年纽约苏富比、佳士得同时上拍的这两件高古重器的出现,再次被业内人士看作青铜器热潮来临的重要标志。

“朱利思·艾伯哈特收藏重要中国古代青铜礼器”专场拍品均来自国际著名东方艺术品收藏家艾伯哈特,他于2012年去世,一生收藏了门类众多的中国艺术品,并在维也纳建立了首座私人中国古代艺术博物馆,此次在纽约苏富比面市的这批中国青铜礼器,就是其藏品中最重要的部分。专场上拍的10件青铜器所属的年代涵盖了商、周、春秋和战国,材质一流,而且全是近年来从未亮相的精品。以研究古青铜器为专长的纽约苏富比中国艺术品负责人王涛也表示,具有如此显赫传承的高品质青铜藏品,20多年来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重器拍卖会否引来又一波青铜热?

艾伯哈特收藏的这批拍品有清晰的来源,其中6件的上一任藏家为11世纪拜占庭帝国望族后裔阿基洛珀斯。据介绍,1948年,经上海有名的古董商金才记古玩店引荐,阿基洛珀斯从清末民国初年名家手中购得这6件青铜器。另外两件——青铜器母辛尊和作册睘卣来自清末名臣潘祖荫的旧藏,后被艾伯哈特所收藏,前者是铸工华美的盛酒礼器,后者是铸有35字铭文的重要酒器。

此次皿天全方罍再度出现,已经引起业内的高度关注。这会否引来自2006年以来的又一次的青铜热呢?

最终,该专场总成交额达1678.6万美元。其中,本次拍卖的一大亮点作宝彝簋,曾亮相1954年威尼斯总督宫举办的中国艺术展,估价为200万美元至300万美元,最终以666.1万美元的高价成交。另一亮点是一件青铜盛酒器母辛尊,时间可追溯至西周早期,估价为40万美元至60万美元,最终以216.5万美元成交。该青铜酒器曾一度为晚清收藏大家潘祖荫收藏。此外,还包括青铜酒器作册瞏卣,估价为20万美元至30万美元,最终以307.7万美元成交。

文物、青铜器研究专家贾文忠告诉记者,皿天全方罍的再次出现,不仅会带动青铜器市场,可能会让整个高古市场出现回潮。市场终究会回到理性。青铜器自古以来就是顶级收藏品。只是多年来并未受到市场的足够重视。

据前往参加此次拍卖的收藏家介绍,该专场几件高价成交作品均为中国藏家购得。此前不久,以青铜器收藏和研究著称的上海博物馆斥巨资收购了一件坂本五郎旧藏的商晚期牺首饕餮夔凤纹方卣,这件青铜器被业界视为“骨灰级”珍品。该作品曾收录于1934年出版的《白鹤吉金集》中,第51号就著录了这件青铜重器,在漂泊近百年后,该作品终归上海博物馆。

他坚信,青铜器必然会成为今后最重要的收藏品种。前些年一些中国内地藏家向港台藏家学习收藏,结果是后者将明清官瓷、紫砂壶等藏品高价卖给前者。实际上随着众多藏家对艺术品的认识提高,青铜器终究会回到第一位。

面对此次苏富比高古青铜器频出精品,佳士得本次拍卖的青铜器略显暗淡,在其9月19日举行的重要私人珍藏中国古青铜器中,上拍作品共16件,总估价超过400万美元,主打拍品为一件商晚期饕餮纹方彝,该作经1842年清代收藏家吴荣光的《筠清馆金文》著录。

冯毅向记者举例,在苏富比、佳士得从1930年到1993年的所有世界各地的青铜、瓷杂的拍卖目录中,青铜器与明清瓷的比价,还属于正常范畴(那段时间中国还没有拍卖公司)。1945年苏富比拍卖中的一只明代成化青花碗才40英镑,而一件春秋时期的青铜鸮壶1400英镑,后者就是今年3月18日苏富比纽约拍卖的这件坂本五郎旧藏青铜鸮壶。如今明代成化青花碗最高几乎要到2亿港元,春秋的青铜鸮壶才几百万港元。

该件作品拍前估价待询,最终以236.3万美元成交,其他作品的成交价也并无惊喜。本次专场的成交结果甚至不及今年香港佳士得的春拍结果,在该场拍卖中,一件商晚期青铜兽面纹耳丁卣的成交价高达3795万港元。

高古艺术品的时代已经到来?

价格低估 墙内开花墙外香

冯毅告诉记者,从目前市场的动向看,整个艺术品市场正在向高古艺术品推进。大量被西方人、中国港台地区藏家淘汰出来的明清器物,包括字画、陶瓷、竹木牙角、掐丝珐琅、家具等等,以及近现代和当代工艺品几乎都已出手。中国内地接盘的投资者,以高价位买回。但这些明清、近现代和一些当代艺术品,三五十年不会解套。

自古以来,青铜器位列收藏之首,民国时期,金石学兴盛,青铜器收藏达到顶峰,相关的著作不胜枚举。然而,由于国家对于高古文物交易的相关条款限制,青铜器在国内很少见到,青铜器收藏在当代也出现了价格与价值完全不匹配的行情。

他认为,这些近、现代艺术品的价格比实际价值高出了百倍以上,但相比而言,高古青铜艺术品却太便宜了。

2001年,在纽约佳士得春拍上,一件中国商代的青铜器“皿天全”方罍器身,创下当时青铜器拍卖最高价——924万美元。2007年3月,在纽约苏富比拍卖会上,一件由美国纽约水牛城Albcenter-Knox艺术馆提供的商代青铜酒器青铜鸮纹方斝以810.4万美元成交,创下了青铜器拍卖的全球第二高价。

在冯毅看来:自古以来中国青铜艺术就是站在中国所有艺术品之上的,清末民初时候一件古代青铜器就可以交换几十件乃至几百件清三代官窑器。

2007年3月,在荷兰马特里斯特举行的欧洲古董博览会上,一场拍卖会改变了中国青铜器拍卖的历史记录。伦敦著名古玩商“Littleton & Hennessy Asian Art”推出一件战国青铜错金嵌绿松石貘尊,最终以1200万美元的天价成交,成为目前成交价最高的中国青铜器。2010年,纽约佳士得推出的“思源堂中国古代青铜器珍藏”专场拍卖,总成交价达到了2075.1万美元,是近年来中国青铜器成交额、成交率最高的一场专场拍卖。

他举例,1993年,伦敦苏富比拍卖的一件西周青铜簋价格是84万英镑,同时上拍的一件乾隆官窑器粉彩百鹿尊才2万英镑,青铜器价格超乾隆官窑瓷价格42倍之多。而时至今日,明清官窑瓷却常常几十倍于青铜器的价格。后者20年的涨幅,是青铜器难以企及的。由此比较也可以看出,中国古代青铜艺术品处在价值洼地。

相比而言,国内青铜器拍卖一直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2005年,上海崇源秋拍推出了海外回流青铜器西周青铜周宜壶。据专家考证,该壶与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周宜壶是一对,早年均为清宫旧藏。从清宫失散后,曾经丁彦臣、刘体智收藏,并被《西清古鉴》、《积古斋钟鼎彝器》等10余种青铜器巨著所著录。该件青铜周宜壶经过各路买家的激烈竞投,最后以2640万元的高价成交,轰动海内外。同年,中国嘉德拍卖出现一件罕见的海外回流西周青铜波曲纹双耳盖壶,此壶估价为350万元至550万元,最终因没有找到买家而流拍。

目前,中国收藏家尚对中国古代青铜艺术品在世界艺术史上的地位与青铜铸造工艺的艺术成就不甚了解。1927年此皿方罍器身以80万美元被英国商人巴尔买走带回英国的时候,当时的满清官窑器平均一块美元一件;而当时80万美元可以买下上海黄浦江边的和平饭店。

2007年4月,澳门崇源国际春拍中,8件青铜器超过100万元成交,最高单件成交价为455.4万元。在中国嘉德2012秋季拍卖会元雨轩藏珍中,一件西周青铜龙耳匜由卢芹斋、日本山中商会、赛克勒递藏,作品价值与其流传经历、收藏主人的身份有极大关系,不过,这件来源清晰、品相完好的作品也只以391万元成交。

他提醒国内广大藏家,目前国际高古艺术品正处于庄家吸筹、更换筹码的阶段,如果这个时期不能觉醒,中国的投资收藏者或将血本无归!

王者归来待何时

编辑:江兵

目前,出于保护地下文物的考虑,国家文物部门尚未开放青铜器市场,限制青铜器的流通,只允许流传有序的传世青铜器和海外回流的青铜器在国内市场上交易,流通量不大,整体价格偏低也在情理之中。青铜器有自己的身份制约,在这样的客观环境制约下,中国青铜器市场的发展缓慢、国内上拍的青铜器档次低、价格低、数量少、成交率差是必然的,这样的买卖关系约束着国内很多买家的心理,致使国内交易市场长期萧条。

虽然有国外文物政策的限制,但青铜器私下交易蔚然成风,北京古玩城等艺术品交易集散地,也能找到青铜器的身影。而在更为隐秘的私人交易中,出土青铜器占有很大的比重,有的出土作品甚至通过不同的途径流失海外。

而就海外回流青铜器而言,业内专家介绍,有的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和改革开放初期工艺品公司出口换外汇生产的高仿工艺品。而市场上能见到的青铜器多为中下等水平器物,真正意义上的精品很少出现。即便投入巨资购买青铜器,也很难在短期内获得丰厚的利润回报,青铜器是目前变卖套现最难的艺术品之一,国内市场价格远远不及国外市场。

然而,青铜器一直被视为国之重器,是资深收藏家最认可的板块,也是收藏领域的大项,由于很多人还没有认识到青铜器的收藏价值,所以其未来的保值、升值空间是巨大的。传世青铜器多为历史上著名收藏家递藏,来源清晰、流传可靠,大多经过著录出版,被学术界广泛研究和认可,因而更具有不可估量的收藏价值和投资价值。不过,业内专家也表示,如果相关政策没有变化,青铜器交易仍旧会长期处于低谷。

本文由188体育发布于发展历程,转载请注明出处:在上拍前夜便由湖南省博物馆及中国藏家集体私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