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中蕴藏文人情趣,而与他们长久以来时代大概

2019-11-08 作者:发展历程   |   浏览(101)

图片 1

文人画,也称士大夫甲意画、士夫画,是画中带有文人情趣,画外流露着文人思想的绘画。早在魏晋南北朝时期,文人画的某些创作思想和艺术实践就出现了,但是文人画作为正式的名称,是由元代画家赵孟頫提出的。 文人画简介 泛指中国封建社会中文人、士大夫所作之画。明代文徵明称道文人之画,以唐代王维为其创始者,并目为南宗之祖。别于画院待诏、祗候等所作的院体画。 明朝唐寅 《六如画谱士夫画》:赵子昂问钱舜举曰:如何是士夫画? 舜举 答曰:画家画也。但旧时也往往借以抬高士大夫阶层的绘画艺术,鄙视民间画工及院体画家。唐代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曾说:自古善画者,莫非衣冠贵胄,逸士高人,非闾阎之所能为也。此说影响甚久。近代陈衡恪则认为文人画有四个要素:人品、学问、才情和思想,具此四者,乃能完善。 通常文人画多取材于山水、花鸟、梅兰竹菊和木石等,借以抒发性灵或个人抱负,间亦寓有对民族压迫或对腐朽政治的愤懑之情。他们标举士气、逸品,崇尚品藻,讲求笔墨情趣,脱略形似,强调神韵,很重视文学、书法修养 和画中意境的缔造。姚茫父的《中国文人画之研究序》曾有很高的品评:唐王右丞援诗入画,然后趣由笔生,法随意转,言不必宫商而邱山皆韵,义不必比兴而草木成吟。历代文人画对中国画的美学思想以及对水墨、写意画等技法的发展,都有相当大的影响。 画中带有文人情趣,画外流露着文人思想的绘画形式,叫文人画。它包含中国画三门:山水、花鸟、人物并列,不在技法上与工或写有所区分。他是中国绘画大范围中山水、花鸟、人物都好的一个交集。陈衡恪解释文人画时讲 不在画里考究艺术上功夫,必须在画外看出许多文人之感想 。此叫做文人画或谓以文人作画,知画之为物。是性灵者也,思想者也,活动者也,非器械者也,非单纯者也 。文人画具有的文学性、哲学性、抒情性。在传统绘画里它特有的 雅 与工匠画和院体画所区别,独树一帜。 宋代以前 文人画的由来可以追溯到汉代,张衡、蔡邕皆有画名。画品虽不传世但是典籍皆有所记载。魏晋南北朝时期,姚最不学为人,自娱而已成为文人画的中心论调。使历代文人将其尊为绘画的宗旨。宗炳以山水明志澄怀观道,卧以游之。充分体现了文人自娱的心态。唐代诗歌盛行,大诗人王维以诗入画。使后世奉他为文人画的鼻祖。他的绘画作品成为后世文人画家的范本。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蔚然成风,代代相传。宋代以前,中国绘画已经得到显着的发展,出现三家山水和徐黄体异的花鸟画。 宋代 宋代建立了皇家画院。据《画继》作者邓椿记述,宋徽宗亲自主持画院,讲求形似和法度,法度是要学习传统,形似是要真切细致地再现客观事物。宋徽宗以写实、形似为主导思想,发展精工细刻的作风。宣和画院的上述画风在南宋绍兴画院继续得到发展,画家追求形象的逼真,构图的提炼。总的说来,两宋宫廷绘画都追求高度的写实,有的美术史家把两宋宫廷绘画称为东方写实艺术的巅峰。 写实艺术发展到极点就容易走向反面。宋代一些具有广博文化修养的画家就发现了这一弊端,并从理论和实践上另辟蹊径,首次提出了文人画的理论。 苏轼第一个比较全面的阐明了文人画理论,对于文人画体系形成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首先,他提出了士人画这一概念,观士人画,如阅天下马,取其意气所到。乃若画工,往往只取鞭策皮毛槽枥刍秣,无一点后发,看数尺许便倦。汉杰真士人画也。(《东坡题跋跋宋汉杰画》),其次,他抬高了画家王维的历史地位,表现出将文人画家与职业画家分开来的愿望:吴生虽绝妙,犹以画工论。摩诘得之于象外,有如仙鬲谢龙樊。(凤翔八观王维吴道子画) 再次,他倡导诗情画意的文人画风格,反对完全追求形似的画工风格,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 从绘画实践上看,苏轼的《枯木怪石图》可以看到他的美学实践,另外文同的墨竹图与苏轼共同开创了枯木竹石的文人画题材。人物画方面,具有很高文学、书法、古物鉴赏能力的李公麟把唐代的白画创造性的发展为白描,这种脱离色彩的线条更加强调书法功力和抽象的审美情趣,更加符合文人的审美标准。南宋米芾、米有仁父子独创的云山戏墨和米点皴,标志着山水画以简代密地转变,经元初的高克恭继承发展,对元明清的文人画产生了巨大影响。 元代 元代文人处境相当卑贱,文人士大夫放弃仕进,疏于人事。在宋代主要作为仕宦文人业余文化生活的文人画,开始更多地转入在野文人手中,成为他们超越苦闷人生重返自然的慈航。画家心中的山水,寄寓了画家远离尘世的理想,融入画家忘情于大自然的自由心境,也渗入了无可奈何的萧条淡泊之趣。 随着元统治者吸收亡宋遗民参加政权和文化建设,在南北美术交流中,出现了在变革中影响一代绘画风气的赵孟頫。如果说苏轼是文人画的积极提倡者,那么赵孟頫就是开元代文人画风气的领袖。作为美术理论家,赵孟頫在《松雪斋集》中主张以云山为师,作画贵有古意和书画同源,为文人画的创作奠定了理论基础;董其昌绍述:赵文敏问画道于钱舜举,何以称士气?钱曰:隶体耳,画史能辨之,即可无墨而飞,不尔便入邪道,愈工愈远。 又引申为:士人作画,当以草隶奇字之法为之,树如屈铁,山如画沙,绝去甜俗蹊径,乃为士气。都重视把书法的笔墨情趣引入绘画,勾勒线条亦具文人的典雅风格。 在元代绘画实践上,元初以赵孟頫、高克恭等为代表的士大夫画家。提倡复古,回归唐和北宋的传统,主张以书法笔意入画,因此开出重气韵、轻格律,注重主观抒情的元画风气。元代中晚期的黄公望、王蒙、倪瓒、吴镇四家及朱德润等画家,弘扬文人画风气,以寄兴托志的写意画为旨,推动画坛的发展,反映消极避世思想的隐逸山水,和象征清高坚贞人格精神的梅、兰、竹、菊、松、石等题材,广为流行。其代表人物倪云林就有一段具有代表意义的文人画论:余之竹聊以写胸中逸气耳,岂复较其似与非、叶之繁与疏、枝之斜与直哉!或涂抹久之,他人视以为麻为芦,仆亦不能强辩为竹,真没奈览者何。 明代 明代初年画家分为两派:一派始忠于宋元文人画的传统;另一派是复古派,即明初复兴的皇家画院中继承南宋马夏院体山水画传统的戴进、吴伟等人。但吴门派为代表的明代文人画,扫除了复辟的院体画,把元人奠定的文人水墨风格推向更高一个阶段,其主要人物是沈周、文征明、唐寅与仇英。吴派画家的主要成员大多属于诗书画三绝的文人名士,他们敏感或切身体验到仕途的险恶,于是淡于仕进,优游林下,以诗文书画自娱,他们尚意趣、精笔墨、继承士气的元人绘画传统,表现自己的品格情怀。 晚明张宏一出,拓展了文人山水画新的境界。至此,文人画在实践和理论上均已发展成熟,而张宏则予以总结和创新,遂使以文人画为主要特征的中国传统山水画臻于完全成熟的境地。张宏之于绘画的最大影响,在于他重视继承古代人的笔墨传统,把对风格的追求作为艺术的重要目的。而且,由于他具有深厚的文化修养,有各自的美学追求,从而也具有一定的创造性。张宏的笔墨技巧和表现手法,对后来画坛有很大影响。涌现出一批师法自然,重视写生的优秀画家 。 约自万历至崇祯(1628~1644)年间绘画领域出现新的转机。徐渭进一步完善了花鸟画的大写意画法。陈洪绶、崔子忠、丁云鹏等开创了变形人物画法。以张宏为代表的苏州画家在文人山水画方面另辟蹊径,创作出了富有生活气息的绘画作品。他们在继承吴门画派风格和特色的基础上,加以创新,回归自然,到大山里去写生,师自然造化,悟出了绘画的真谛。在画中体现出超凡脱俗的精神境界,使山水画活了起来。 张宏的写生论及其师法自然地绘画实践,哺育了明清一大批山水画家,其中佼佼者,当为画史所称的石涛、八大山人和扬州八怪为代表的革新派,还有四王和吴恽等画家。四王和石涛、八大山人等人的绘画虽有区别,但都是为了表现各自的笔墨趣味和独特个性,因而,四王和石涛都是文人画内部的两条路子,一条是从创作实践进行总结和提炼,使中国绘画走向程式化的道路;另一条路是继续进行笔墨的艺术实验与大胆革新,以求进一步发展,两者皆有显着的历史功绩,体现了变与继承的辩证关系。 清代 清代到文人画鼎盛的时期,涌现了诸多顶极文人画家,最突出的是四僧,四僧中又以八大山人、石涛最为突出。身为明末遗民,他们在书画中寄寓国破家亡之痛,八大笔法恣肆、放纵、简括、凝练,造形夸张,意境冷寂。石涛努力体察自然,鄙视陈陈相因,亦步亦趋的画家,主张笔墨当随时代,法自我立,面向生活搜尽奇峰打草稿。他的主张对后世的扬州八怪、虚谷、赵之谦、任伯年、吴昌硕等都起到了深刻的影响。 文人画的基本特征 从文人画的历史沿革来看,文人画要必备几个特点。 学养深厚 封建士大夫既是经科举制度层层选拔上来的,那么文才必须是为官的基础。要想胸有韬略,腹中需垒起万卷诗书。这样的人画出画来,不叫文人画也会文气十足。 言之有物 古时的文人画不是忙三火四画出来立马就要卖钱的,而是兴之所至,信笔拈来,承载的是亦忧亦乐,表达的是真性真情。所以后人才能从八大山人的鹰眼中看出睨藐不屑来。 格调高雅 翰墨丹青古来即称雅好,雅人之好的标尺,就是格调。这和画家的人品有一定的关系,但不是全部,更重要的是画家接受的教育和所处的环境。对格调的赏析与赏析者的品位有极大的关系,即俗语所说好画还需识者看。 文人画是一种综合型艺术,集文学、书法、绘画及篆刻艺术为一体,是画家多方面文化素养的集中体现,尤其和书法的关系更为密切。书法中的点、线和笔画间组合不但是构成艺术形象的基本元素,而且是重要的、具有独立审美价值的欣赏对象。运笔的疾徐轻重,点线的疏密粗细所形成的特有的节奏和韵律,要能体现出画家创作过程中特有的心态、气质和个性,并将这些与所表现的事物的形神有机地结合起来,做到心手相应,气力相合,迹虽断而气连,笔不周而意周。 在色彩和水墨上,文人画更注重水墨的运用,讲究墨分五色。王维之所以受到苏轼、董其昌的极力推崇,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在后期创作中开水墨画的先河。文人画家所以重水墨而轻色彩,这同中国传统绘画的艺术观念和审美观念有直接关系,即传统绘画一直不曾把真实地再现事物的表象作为创作目的,而是把揭示事物的内在神韵作为最高的艺术追求。基于这种宗旨,又形成了民族特有的美学思想,即摒弃华艳,唯取真淳,讲究绘事后素、返朴归真、大巧若拙等等,这些都成为文人画家在艺术上的自觉追求。 文人画特色和体系的形成,又与文人士大夫将绘画视为精神调节手段有关,创作对这些画家来讲,起到的不过是一种精神舒络的作用,这样,不为物役,不被法拘,以最简单的工具,最概括的语言,传达出最深切的感受,就成为创作中的必然的选择。 代表人物 文人画代表人物有:魏晋南北朝:顾恺之、张僧繇 隋唐五代:吴道子、阎立本、王维、李思训、荆浩、关仝、董源、巨然、张萱、周昉、黄荃、徐熙、韩干、薛稷 北宋:苏轼、李成、范宽、李公麟、米芾、郭熙、赵佶、张择端、李嵩、王希孟、文同、吴元瑜、崔白、易元吉、赵昌 南宋:李唐、刘松年、马远、夏圭、陆探微、吴炳、赵伯驹、陈容、林椿、米友仁、梁楷 元朝:黄公望、倪瓒、王蒙、吴镇、赵孟頫、夏永、赵雍、王渊、王冕、任仁发、柯九思、方从义、顾安、颜辉、刘贯道 明朝:戴进、王绂、周臣、商喜、吕纪、林良、沈周、文征明、唐寅、仇英、张宏、陈淳、徐渭、吴彬、吴伟、崔子忠、篮瑛、项圣谟、陈洪绶、陈栝、丁云鹏、曾鲸 清朝:八大山人、石涛、王时敏、邹喆、王鉴、王翚、龚贤、髡残、王原祁、吴历、弘仁、恽寿平、樊圻、谢荪、胡慥、郑板桥、金农、蒋廷锡、华喦、李鱓、邹一桂、叶欣、高岑、李方膺、汪士慎、黄慎、罗聘、任熊 当代:陈绶祥、朱新建、袁振西 、陈传席、黄锦祥、梅墨生、朱樵等。

郭莽园《携鹤访梅》

卢延光《鲍照诗意图》

周国城《兰香》

传世画作背后都可见不朽诗文

其实,宋画入诗是一种典范,而墨客以诗人之心付之毫尖,像《宣和画谱》所言如骚人赋诗,则于魏晋南北朝时已露端倪。被尊为天下第一行书的《兰亭集序》,便是脍炙人口的美文,收录于被奉为经典的《古文观止》。魏晋以下,那一串串在中国乃至世界美术史上发光发亮的名单:顾恺之、王维、颜真卿、赵佶、苏轼、郭熙、李公麟、黄庭坚、赵孟頫、倪瓒、文徵明、董其昌、朱耷当你展读他们的书画传世之作,并绕到作品背后,仔细放大,端详那些历经岁月的潮水冲刷之后,精彩笔墨力透纸背的,都是不朽的诗文。而与他们同一时代或许当时名胜天下而缺乏诗文渗透的书画作品,往往因穷年累月,沦为匠作,不为后人所知。

古人向来以为,书画为清事,需以诗文荡涤俗念,因俗念是创作的大敌。《书画传习录》直言,要得胸有百十卷书,俾落笔免尘俗耳。元初大书画家赵孟頫便是一位典范级人物。他虽然贵为宗室的世家子弟,官居一品,却并不恋栈,学识渊博,为人明白坦夷,直而不讦,于诗文、鉴定古书画、古玩等方面均有极高造诣,尝注《尚书》,其书风圆柔优雅,号称赵体,而绘画则山水、人物、花卉、鞍马等无不精到,他的《鹊华秋色》、《水村图》等,不论工笔重彩还是水墨写意,皆为后人顶礼膜拜,他将书画本同源、诗画本一律推向极致。他还兼修画论,调教出儿子赵雍也精书善画,夫人管道昇能诗书、长墨竹,成为古代美术史上著名的女画家,尤其是外孙王蒙,名列元四家之一,文脉了得。赵孟頫是宋元之间的桥梁人物,文人画的代表人物,尽管历史与时代迫使他这位文人表现得有些缺钙,但却无法弱化他作为元代画坛领袖的地位,足见其文化的张力。

笔墨与诗文是文人画家的支撑点

提笔至此,念及常闻当下许多人误读的文人画,以为有某种学历,从事某种文化工作,能画些歪歪扭扭的线条,再涂上颜色,便是文人画,竭力炒卖,并设法在美术界谋得一席,以获得市场耳鉴及买家的青睐。最难堪的是将元大家倪瓒自谦的逸笔草草,不求形似作为自己不能驾驭毫尖的托辞。其实,就倪瓒而言,他的疏林坡岸、浅水遥岑,如《渔庄秋霁图》、《六君子图》,那种无画处皆成妙境的高古画面,全因他曾有过见物都画似的功底,因这份底气,他才能洒脱地抒写自己胸中的逸气,而令人拜观他的作品时,有清风朗月的诗意,其作品之所以能成为文人画的坐标,除了他饱读诗书,拥有中国哲学的色空观之外,审美的品味与过人的笔墨技巧也是后人难以企及的。笔墨,是文人画家用于表达胸中逸气的载体,可诗意地表达自己的笔墨情怀,诗文,是提升笔墨格调的逸气。因此,笔墨与诗文,是作为文人画家的两个支撑点。用傅抱石的话来拆解,他认为,中国画的三个原则是:文学的修养,高尚的人格,画家的技巧,否则,只谈得上是文化人的业余墨戏与涂鸦,与赵孟頫、倪瓒为标签的文人画无任何干系。

时代,总难免会影响一些书画家的创作价值取向。近几十年来,艺术家们起先是被要求为人民服务,继而被诱惑为人民币服务,令一些书画家无暇读书,久而久之,笔墨娴熟了,色彩丰富了,名气响亮了,润格上扬了,凳子坐稳了,自然,日子也滋润了,好是好,只是作品少了些什么。

郭莽园、卢延光、陈永锵、周国城

皆文气浓郁

当然,我熟悉的许多书画家中,饱读诗书者大有人在,印象中,王贵忱、郭莽园、许固令、卢延光、陈永锵、陈初生、周国城等等皆爱读书。王贵忱老先生作为当今大学者,学富五车,早已著作等身,于当今已是凤毛麟角的人物,其书风自成一格,以书卷气浓郁著称,如今人书俱老,独领风骚。

来自岭东的郭莽园老师是诗书画印皆精的通才,独具罕见的原创能力,其画作空灵而富天趣,其文章老辣而生妙趣,记得他为水墨村开展作序,虽不足百字,却粒粒珍珠,读后齿香不散,回味无穷,令人望尘莫及,只能惊叹其静水深流的魅力。

素以画兰扬名的周国城老师,是当今公认的以书入画的高手,是典型的书画同源的践行者,他笔下的空谷幽兰,令人似乎可以闻到楚文化散发出的美人香草气息,足以熏陶读者内在的灵蹊。他像历代传统文人擅于在梅兰竹菊中寄托更多的唯美情怀与君子风范,这位成长于西子湖畔小孤山下的书画家,是文坛百年老店西泠印社在岭南的唯一理事,他长年承袭南宋故智,数十几年来,徘徊于古人的前庭后院,将遥远的经典诗文、名画名帖拉入眼帘,将创作的毫尖在莽远与当下之间川行回旋,在江南文化与岭南文化之间流连互动,他尚古而不泥古,精美的扇面、册页、手卷这些渐行渐远的袖里乾坤,被他演绎成古香今色,在古今的穿越中,滤净现实的浮沫,注入远古的墨韵,便有了自己鲜活而生猛的笔墨情趣,便与古人的审美有了对视的眼光,在他墨韵流畅的书法中,你便能抽出王铎的线条,在他的水墨兰竹中,你便能嗅到蒲华的才气,在他的牡丹、水仙中,你便能闻到吴昌硕的金石味道

从广州第一家族走出来的卢延光老师出版的画集文集足以补壁,却依然笔耕不辍,作为岭南画坛极具影响力的人物,经年坚持每天读书、写作、画画三分天下,除中国文史哲,还读西方美术史,谈及文艺复兴、近现代西方美术史,可如数家珍,对当下的欧美艺术思潮了然于心,去年,直接跨界获取了鲁迅文学奖

著名画家王玉珏的画室原本宽敞,但因积书如山,竟逼仄得容不下一张小茶几,也许因了那些书香的熏染,才令她的水仙更加冰清玉洁、一派清逸

自然,中青年一代书画家在老一辈影响下,文学造诣较深的书画家颇有人在,印象中,像罗韬、区广安、陈春盛、陈铿、陈训勇、林蓝、李琰、朱光荣等等等等,他们或为报人,或入仕途,或从商道,但他们在挑灯夜读中,都能将书香糅入墨香,把毫尖的飞舞发挥得淋漓尽致。

近代画坛泰斗齐白石站在中国千年美术史的长河中下游,回味百年身世,感叹万分之后,发出了很多独特的宣言:我诗第一,印第二,书第三,画第四。我认为,这是八岁开蒙学习诗文,后琢木为生,后煮画为生的艺术大师对上游先贤的表白,更是对下游晚生的低唤。现今有句话,叫做从母语出发,就书画家的毫尖应有更饱满的诗文滋养这一话题而言,倒是应景的。

编辑:江兵

本文由188体育发布于发展历程,转载请注明出处:画中蕴藏文人情趣,而与他们长久以来时代大概

关键词: